观典防务实控人被查:涉嫌“掐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尚有1.6亿未还

2024-05-31 16:01:40 - 北京时间

观典防务实控人被查:涉嫌“掐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尚有1.6亿未还

​5月28日晚,观典防务披露了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自查及整改情况。

观典防务实控人被查:涉嫌“掐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尚有1.6亿未还

观典防务实控人被查:涉嫌“掐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尚有1.6亿未还

5月28日晚,观典防务披露了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自查及整改情况。

公告显示,公司大额长期预付款的资金流出构成实控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占用,目前资金占用余额1.59亿元;同时,公司违规担保余额仍有1.38亿元。

因为预付款等问题,观典防务被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内部控制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若上述违规事项未在10月底前解决,观典防务将被实施ST(其他风险警示)。

同时,公司已收到证监会对公司和实控人高明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高明立案调查。

5月29日,公司股价大跌14.98%,创下转板以来新低(5.45元)。

2022年5月,观典防务从新三板精选层转板至科创板上市,被称为“转板第一股”。

然而,头顶“北交所转板”第一股光环,登陆科创板两年后,观典防务的2023年财报,被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信所”)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

大信所与观典防务合作多年,2016年至2023年担任年报审计机构,并作为公司精选层挂牌、科创板转板上市的中介机构。

大信所出具的保留意见,主要针对观典防务支付给6家供应商用于预付资产的2.29亿元,以及对外担保。大信所认为,无法判断该款项的性质和商业合理性,以及对财务报表相关项目的影响。同时,该所对公司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出具否定意见。

观典防务年报披露后,上交所对上述情况连发两份问询函,三名独立董事提交《督促整改意见函》。

5月27日,监管机构发出了监管工作函,涉及上市公司观典防务、中信证券等相关人员,要求中信证券切实履行对观典防务的持续督导责任。

每经热评指出,观典防务4月30日披露了2023年年报和审计报告,但是年报中董事会批准报送的日期为4月29日(年报中也附有审计意见),内部控制评价报告落款日期也是4月29日,审计报告签字人高明等人的签字日期还是4月29日。也就是在当天,公司向外转出了14064万元资金,资金占用可谓是“精准掐点”执行。若资金转出发生于高明在审计报告上签字之后,那高明就是明知故犯;若时间顺序相反,那高明也应当及时根据审计意见主动说明资金占用的情况,而不是被动等待监管机构问询。无论是哪种情况,高明都难逃监管处罚。

为何实控人对资金的占用能够实施,甚至“精准掐点”完成?这要回到观典防务的治理结构上来。高明握有40.35%的股权,考虑到一些中小股东不参与投票的情况,高明事实上对股东大会投票决议有决定性的影响。不仅如此,高明还曾长期兼任总经理,负责具体的经营事务,集权过度导致既有制度流于形式。

比如观典防务公司章程明确:与关联人发生的交易额(除提供担保外)占总资产或市值1%以上的交易,且超过3000万元,应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但前述资金占用事项绕开了这一流程;公司章程还规定,总经理应制定《总经理工作细则》,工作细则应包括“公司资金、资产运用,签订重大合同的权限”等,但笔者从公司公告系统中并未检索到相关细则。

5月28日,高明辞任总经理的议案获批,这是重要的一步,但还远远不够。比如,尽快将《总经理工作细则》等重要制度补齐并公之于众,并接受企业内外部的监督;董事会人事安排同样需要调整,以体现更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只有股东会、董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明确了各自的权利和责任边界,实控人侵占公众公司利益的行为才能被根除。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第一财经)

今日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