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今日新鲜事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2021年4月6日,厦门大学将迎来百年校庆。今年起,厦门大学启动“为吾国放一异彩——厦门大学与伟大祖国”系列报道,在各省级行政区的主流媒体上报道厦大与地方的校地情缘,将在百年校庆前夕出版专著《为吾国放一异彩——厦门大学与伟大祖国》。

今天

《厦门日报》为您刊发

厦门大学和厦门百年校地情缘文章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

——厦门大学和厦门的

百年校地情缘

记者:江曙曜 许若鲲 蔡志成 佘峥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陈嘉庚“宁要厦大,不要大厦”,为厦大树立了永不磨灭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高尚的教育追求。图为群贤楼前的陈嘉庚雕像。

陈嘉庚目光深邃,注视着前方。

近处,是昔日郑成功练兵的演武场;远处,是连接台湾海峡通向太平洋的万顷碧波。

这座伫立在厦门大学群贤楼前的厦大校主雕像,有着非同一般的意涵——雕像底部的石基上,嵌着一块长方形碑石,上面镌刻着“中华民国十年五月九日,厦门大学校舍开工,陈嘉庚奠基题”。这里,就是厦门大学百年历史的起点。1921年5月9日,这所中国最靠近大海的私立大学在此破土动工。

一所大学和一座城市的百年,从此开始了交织和交融。而其大背景,演绎的是中国追赶世界的宏伟史诗。

1921年的世界,很不平静。这一年,伤亡逾三千万人的“一战”结束不到三年,协约国向德国递交了战争索赔账单;这一年,中国已是民国10年,但外有列强环伺,内则战乱不止;这一年,孙中山在广州任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与北洋政权分庭抗礼……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中国共产党诞生。

“当此风雨飘摇之际,国势岌岌可危,岂能久待?不如先将一部分青年培养,亦可救国。”陈嘉庚选择的救国图存之策, 是培养人才。这一年,一千多万人口的福建省,还没有一所大学。这位厦门人创办厦大的目的,正是坚信“国家之富强,全在乎国民。国民之发展 ,全在乎教育”。

百年过去。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兼具世界眼光与本土情怀的厦门大学入选国家公布的A类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名单。

今日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而厦门大学成为一所学科门类齐全、师资力量雄厚、居国内一流、在国际上有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大学,也是国家“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建设的高水平大学。2017年,厦门大学入选国家公布的36所A类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名单。百年厦大走出了40余万名毕业生。

实现这个理想的根本力量,是中国命运改变,可以肯定的是,还有厦门这座城市。

人们从未停止过这样假设:如果厦门大学这棵大树,不是长在厦门这片土壤上,会是什么样的景象?没有厦门大学,厦门会是什么样?一致的观点是:没有厦大的厦门,一定不是现在的厦门,而没有厦门的厦大,也不是现在的厦大。

探究厦门与厦门大学千丝万缕的情缘时,首先看到的是:厦门是陈嘉庚的家乡。高等教育研究者认为:一所著名大学由当地人回乡创办,这样的关系,也是中国高教史上的唯一。其背后的深意是,厦门这座开放包容的城市,给予陈嘉庚放眼世界的教育眼光,同时也让他充分意识到: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他办的学校要坚守和发扬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厦门这座城市的特质,也赋予厦大特殊色彩。厦门作为中国最早的五口通商口岸,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最早的交融地之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厦门作为经济特区,是中国的“窗口”和“试验田”。恰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金砖厦门会晤上所说:“厦门的发展就是中国改革开放所走过历程的一个缩影。”

所有这些,使土生土长的厦门大学从其诞生之始,就集现代大学理念和扎根中华传统文化于一校,成为一所兼具世界眼光与本土情怀的优秀大学。同时,厦大又以全国高端的人才和智慧,提升了这座城市的格局。

一座城,一所大学,成就了彼此,改变着彼此。

1

校地世纪情缘

厦门大学的创办,和厦门近代城市框架的拉开,几乎同步,交相辉映,同鸣共奏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回顾厦大百年历史,自然而然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当时厦门是啥模样?

翻阅厦门地方史,1920年的一件大事是——当年的12月,就在厦门大学校舍破土开工前的五个月,鹭岛史上第一条马路在老城区动工兴建。这条马路从提督路码头修到浮屿,长700米,取名开元路。此后十几年里,思明南北路、大同路、中山路、厦禾路、鹭江道陆续建成,现在我们熟悉的厦门老城区,就是那个时候拉开框架的。

百年后的今天,厦门成为驰名中外的高素质高颜值之城,厦门大学则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

从这个角度看,厦门大学的创办,和厦门近代城市框架的拉开,几乎同步,和弦同鸣。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当然,每所大学和它所在的城市都有千丝万缕的情缘,不过,不能用普通的眼光来看待厦门大学和厦门的关系,这不仅是因为“厦门大学”是以厦门地名命名,还因为这所大学就是由当地人创办的,而且,血脉传承至今。

1890年,陈嘉庚迈出国门,海外经历让他认识到教育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重要性。20岁的陈嘉庚拿出父亲给的用于结婚的2000银元,在家乡集美创办了第一所私塾。1913年,陈嘉庚回到厦门,他更加坚信中国崛起须从教育入手,他相继创办了女子小学、师范、中学、幼稚园、水产、商科、农林、国学专科、幼稚师范等。

不过,后人回顾这段历史,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陈嘉庚在集美建立起完整的教育王国后,还要创办厦门大学?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陈嘉庚

陈嘉庚的研究者认为,当时的陈嘉庚已经意识到:大学不光以文化人,更是以文化人的“母机”,它是教育体系中的“火车头”,能够更好地带动其他各类学校学科的高质量发展。

跳出学校来看,厦大的创办,从某种意义上,使陈嘉庚办学目的更加清晰——最初,一些人只是把这位厦门人等同于当时的捐资兴学者:办学的直接目的是让同姓同宗的子弟有书可读,或是为了使地方的贫寒之士有学可上,但是,厦大创办之后,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这位真诚的爱国主义者其实是把财产和精力奉献给这样一个愿望:改造国家、改造社会。

厦大成立于1921年4月6日。但很多人不知道,它成立后又等了近7年,才获得合法资格。1928年3月21日,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蔡元培就厦大立案发出131训令,厦大因此成为南京国民政府批准立案的第一所私立大学,先于南开、复旦、燕京、金陵、东吴、圣约翰等知名高校。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考察组认定厦大“基金充足,成绩甚佳,各种设备亦极完善,方之他处,有过无不及”。

事实上,厦大最开始并不被看好——蔡元培当初也认为厦大“不宜速办”,蔡元培在当时国内教育界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很多资助人也都持观望态度。现在看来,厦大能顶住压力开张,短时间内形成庞大的学科规模,延揽国内第一流师资,是因为陈嘉庚这位厦门人倾资相助的巨大投入和无比坚定的办学信念。

77年后的2005年,厦大接受了中国大学最重要的本科教学评估,在所有评价的19个大指标中全部得到优。在当时已经完成评估的综合性大学中,是第一所获得这么优异成绩的高校。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在评估总结会上,专家不约而同谈到他——陈嘉庚。陈嘉庚“宁要厦大,不要大厦”的故事,让所有专家都难以忘怀。人们最终悟出其中的含义,陈嘉庚为厦大得分增添了重重的砝码——在专家眼里,如此专注于教育的嘉庚先生为厦大树立了永不磨灭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高尚的教育追求,这样的大学,她的立校之本崇高而又稳固。

这是很多人不曾意料到的:从某种程度上看,和花费不菲的现代化设备相比,嘉庚精神穿越时空,更加熠熠生辉。

往回看,没有厦门人陈嘉庚的坚持,厦大极有可能像其他私立大学一样昙花一现,中国高等教育也就少了一个传奇。而没有厦大的厦门,也不会像现在那样让人喜爱和难忘。

2

厦门滋养了厦大

厦门和厦大共生互荣,联系日益紧密。早在上世纪90年代,厦门市就和当时的国家教委签订共建厦大的协议,为高校和所在地的共建提供了范本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从历史角度看,厦大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厦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位于厦门,这从97年前那条鱼就可见一斑。

1923年,厦大动物学系美籍教授史莱德(S.F.Light)在厦门海域大量发现脊索动物演化发育的“活化石”文昌鱼,研究成果发表于世界顶级学术期刊《科学》(第58期)。全球各地生物研究机构纷纷来信索购文昌鱼标本,厦大科学研究由此闻名。

应该说,厦大不少优势学科与厦门独特的地理位置有关。厦大的海洋学科,被业界称为“以一院之力抗衡中国海洋大学一校的海洋科学”,当然,这是玩笑,不过,有一定道理——教育部官方最近一轮学科评估显示,厦大与中国海洋大学的海洋科学学科同为A+学科;厦大的东南亚研究、台湾问题研究和南洋问题研究等,也是因厦大地处厦门,从而获得了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和文化资源。

厦大和厦门的交融,在过去三十年达到新的高度。上世纪90年代,厦门市和当时的国家教委签订了共建厦大的协议,这被认为是提供了校地共建的范本,当时国家教委评价:首开先河。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厦大校长张荣说,现在看来,这个“首开先河”仍有十分深刻意义,从某种角度看,它引领中国高等教育的两大改革:投入机制和服务方向——高校办学经费来源更加多元化,部属大学同样要更加坚定地做好服务地方的工作,努力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

矗立在厦大思明校区的基金楼,有人对它的名字百思不得其解,它是校地共建留下的美好物证。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春节,厦门市领导到厦大拜访,原本是例行公事的走访,却留下一幢楼和一个基金——在看到当时厦大办学资金的窘迫之后,厦门市委、市政府出面,1993年至1994年,厦门26家外经贸企业先后捐资约2000万元,建立“厦门外经贸企业厦门大学教育发展基金”。基金楼就是使用该基金两年收益的首项工程。

不久前,国际电化学会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厦大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田中群教授披露25年前的一件事——1995年,国际电化学第46届年会在厦门召开。“在当时算是中国非常大的一个国际会议。”田中群说,年会能放在中国举行,标志着我国电化学科学与技术研究水平已经跻身国际先进行列,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很多国际专家都到会作专题报告。

不过,厦大喜忧参半——没有合适的地点开会,来了800多人,有300多位老外,厦大当时最大的会场是建南大会堂,却被踩点的国外专家否决——当时是夏天,建南大会堂没有空调,对西装革履的与会者来说,太热了。田中群说,厦门迅速伸出援手:厦门市委市政府把会议室腾出来,给大家开会用。不仅如此,开会的五天,厦门市领导和机关干部吃了五天盒饭,把食堂让出来给参会的学者用餐。田中群说,很多外国学者知道后非常感慨,说从没见过一个地方政府对学术会议、对高校如此重视。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田中群说,因为那次会议,厦大的电化学走上了世界舞台。

中国大学有两个重要的工程——“211工程”和“985工程”,厦大都是首批入选的高校。为支持厦大进入中国这两个影响深刻的重点高校建设项目,厦门多方面倾注了自己最大的支持。

2001年2月,为了支持厦大“985工程”一期建设,教育部与福建省、厦门市第二次“握手”,签订共建厦大协议,按1∶1的比例共建厦大。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3年,厦门向厦门大学投入1.5亿元的共建资金;“985工程”二期时,2006年5月,厦门市政府与厦门大学又签订共建协议,投入1.2亿元资金,重点支持厦门大学“985工程”二期科技创新平台和基地建设、厦大医学院、厦大国家科技园、厦大师生自办和联办的高新技术创业企业、厦大软件产业研发公共平台。

现在看来,厦门提供的共建经费,意义不同一般——厦大进入“211工程”和“985工程”,办学实力得到大幅提升,为现在厦大进入“双一流”(一流高校、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支持还在继续,今年5月,厦门和厦大宣布建立市校合作联席会议制度,这被认为标志着厦门和厦大的合作进入新阶段。福建省委副书记、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在会上说,厦门将一如既往全力支持厦大发展,努力成为厦大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坚强后盾和有力依托。

3

厦大反哺了厦门

不可否认的是,即使远离北京、上海这样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厦门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仍然与日俱增,这其中,厦大功不可没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因为厦大,很多大名鼎鼎的人物踏足厦门,或者和厦门有了某种关联。

1928年,厦大算学系聘用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杨武之教授,他带着妻儿回国任教。杨武之的儿子叫杨振宁,后来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尽管杨振宁在厦门只待了一年,但是,他后来在回忆文章中写道,他在这一年经历了很多第一:他和母亲“初次住入有现代设备的住所,这里有电灯、自来水和卫生设备”。厦门的生活,让杨振宁大开眼界,不但住上了漂亮的校舍,还第一次用上了电,第一次见到香蕉,第一次喝到牛奶,第一次吃到牛肉,也第一次用上抽水马桶。

1929年,杨振宁离开厦门,但他的心里,应该是有一处角落装着厦门。

66年后的1995年,第19届国际物理统计大会在厦大举行,杨振宁是与会嘉宾之一,厦门人又惊又喜: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厦门上过小学!杨振宁的母校——演武小学的一些老师和学生还拜访了这位老学长。杨振宁写下了一段话:“1928年至1929年,我在厦大校园居住了一年多的时间,在演武小学前身的一个小型的教室里读书,读小学的一二年级,老师是一位汪先生。对那一年,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到现在我还有极好的回忆。美丽的海,美丽的天,是我人生历程的一部分。”

上世纪90年代,杨振宁牵头与丁肇中、田长霖等世界一流学者在香港成立了“陈嘉庚国际学会”。杨振宁在会上称颂,陈嘉庚先生倾资办学、发展民族教育、培养建设人才的光辉业绩将永载史册。

厦大让杨振宁和厦门相识,而杨振宁又以他的方式,让世界更好地认识厦门。

百年间,这种奇妙的情缘从未间断过。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大约在杨振宁离开厦门后,11岁的晋江少年李焕之从香港回到厦门,就读双十中学。多年后,李焕之成为一名大作曲家——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编写的和声与管弦乐队配器,以及钢琴伴奏谱,经过周恩来总理批准成为正式版本;他创作谱曲的管弦乐曲《春节序曲》,是每年春晚的必奏曲目;人们耳熟能详的《社会主义好》,也是他创作谱曲的……

李焕之曾感慨道:我的音乐爱好是母校培养的。这其中,就有一位叫陈梦韶的双十中学老师,他毕业于厦大。1926年9月到1927年1月,鲁迅在厦大任教,陈梦韶到厦大旁听鲁迅授课,两人相知相熟,互通书信。受到鲁迅鼓励,陈梦韶改编鲁迅《阿Q正传》六幕话剧《阿Q剧本》,其中的小尼姑,就是李焕之男扮女装饰演的。

近一百年后的著名社交媒体知乎,有人在探讨没有厦大的厦门会是怎样,应该说,从杨振宁和李焕之就可见一斑:位于祖国东南一隅的厦门,远离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它在很多历史事件中能扮演角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厦大带来的“名人效应”。一大批名家大师汇聚在风景绝佳的厦大,如国学研究院大家耳熟能详的鲁迅、林语堂、顾颉刚、沈兼士、陈万里、张颐等。

当然,厦大带给厦门的,绝不仅仅是名人效应。厦大曾经有一项统计数据,每年,厦大有近四分之一的毕业生留在厦门。曾经有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在厦门经济特区的各条战线上,每50人中就有1人毕业于厦门大学或曾在厦门大学接受继续教育。即便没有留厦,很多厦大校友对厦门这座城市依然充满感情。

厦大党委书记张彦说,在校就读的几万名厦大学生,他们毕业之后,记忆中有母校,就会有厦门。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每年,厦大有近四分之一的毕业生留在厦门。2015年至2019年,在厦门经济特区的各条战线上,每50人中就有1人毕业于厦门大学或曾在厦门大学接受继续教育。

厦大师生和各地厦大校友不断融入厦门建设——这所教育部直属大学的师生越来越常说的一句话:厦门大学是迈向世界一流的大学,但也是立足厦门、扎根福建的大学,厦大要在做好服务厦门、服务福建的征程中辐射全国、走向世界。

十几年前,厦门一家小公司找到当时厦大化学化工学院教授戴李宗,想开展防火涂料合作。这家厦门小企业给这位大教授打开了另一片天地——他们合作拿到了隧道防火的7项国家发明专利和2项其他专利,还参与制定中国隧道防火标准。

每当从机场接回客人,穿过成功大道的两个隧道时,戴李宗俨然到了自己的科研成果发布会现场,“顺道”向客人们解说隧道里所用的防火涂料就是他们实验室的研究成果,成了他的“保留节目”。用大白话说,要抵挡大火3小时的燃烧,别人家的防火涂料需要涂3厘米厚度,而厦大教授实验室的产品只需涂2厘米厚度。

作为少数几个能够主持承担“中国第二代卫星导航系统”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关键技术攻关课题的高校,厦门大学在北斗导航领域相关研究成果有效支撑了我国北斗导航地面系统的建设。十年前,厦门大学信息学科从厦大校园走到了厦门软件园,探索厦大更好地为厦门、为企业服务的希望之路——科研人员在望海路39号厦门软件园二期的厦门大学科技大厦内,建立了“导航与位置服务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导航中心”)。依托“导航中心”,厦门大学不但将导航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直接辐射给区域的产业企业,而且将高校人才、技术及仪器设备等创新资源向产业企业开放,帮助传统制造业企业和高科技创业企业依托“导航中心”搭建各自的研发中心或创新实验室,帮助相关产业、企业走上自主创新的道路,同时也为厦门大学自身的学科发展编织出一个良好的“知识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的创新生态圈。

厦门人的日常生活中,隐藏着厦大教授们的贡献——市民饭桌上的“佳辐占米”“状元米”,就是厦大教授王侯聪奔走田间30年的成果;筼筜湖从人见人躲的“臭水沟”到变成厦门生态文明建设的最大亮点之一,厦大的科研力量在其中功不可没。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1988年,美国人潘维廉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厦门。30多年来,这位厦大美籍教授一直致力于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图为潘维廉和妻儿在沙坡尾。(资料图)

厦大美籍教授潘维廉则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服务”厦门。1988年,潘维廉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厦门,就没有离开了,这位美国人开始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2018年12月,潘维廉出版新书《我不见外——老潘的中国来信》,以一个外国人的独特视角,记录和展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和伟大变革。2019年春节前,他收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来信,信中说,你这种“不见外”我很赞赏,为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热情地为厦门、为福建代言”而点赞。

4

厦大从厦门走向世界

从厦大马来西亚分校到“嘉庚号”科考船,打开的是一扇又一扇让世界了解厦大、了解厦门的窗口。厦大和厦门已经是相依而行,共生共荣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几年前,厦大开始在马来西亚建设一所功能齐全的国际大学,最终将马来西亚乡村地区从棕榈树和放牛牧场转变成最先进的教育设施,并且配有游泳池和网球场。这是中国知名大学在海外全资设立的、拥有独立校园的第一所海外分校。

厦大马来西亚分校在2016年开办,去年有了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引发广泛关注。厦大对外发布消息说,厦大之所以到马来西亚办分校,是因为校主陈嘉庚早年在马来西亚生活——把厦门大学的教育事业带回其缔造者起步的地方,“我们认为这具有历史意义”。

厦大马来西亚分校的意义在后来凸显:它被认为是中国更广泛地推动全球影响力——也就是中国“走出去”战略的一部分。

在厦大马来西亚分校开办后的一年,2017年4月1日,厦大进行了一次网络直播:厦大自己建造的科考船从广州造船厂抵达厦门,当天中午11:39左右,它途经厦大白城海域,遥望厦大,向校主陈嘉庚致敬,这艘世界顶级科考船以“嘉庚”命名;蓝色的船身上写着英文字母“TAN KAH KEE”,这是“陈嘉庚”的厦门话读音。

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

厦大建造了自己的科考船——“嘉庚”号,这是国内综合性大学中第一艘科考船,也是我国第一艘由高校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科考船。

当天,很多厦大学生和老师在演武大桥观景平台上,看着“嘉庚号”科考船从厦大面前的大海缓缓驶过,有人拍下了始终矗立在厦大群贤楼前的陈嘉庚雕像与海面上科考船同框的画面,深情留言“校主与我们一同见证了”。

他应该是知道那个历史典故的——1921年,陈嘉庚建造厦门大学第一批校舍群贤楼,他把五栋楼设计为一字排开,为的是“要能让外国的轮船来往厦门港时,能从海上一眼看到一所壮观的学府”。

96年后,陈嘉庚所创办的厦大自己建造的科考船,从厦大面前的大海驶过。“嘉庚号”是国内综合性大学中第一艘科考船,也是我国第一艘由高校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科考船。它可以抵达所有的无冰海洋区,将使厦大的海洋研究从台湾海峡、厦门港湾走向深海大洋。

“嘉庚号”不仅“游”过厦大,去年,它首次驶向马来西亚,当年8月15日傍晚成功靠港马来西亚——校主陈嘉庚当年事业起步的地方。之后几天,科考船面向马来西亚社会公众开放,后者登船了解海洋,了解厦大、厦门以及陈嘉庚。

这种几十年后的校地回馈让人回味无穷。

厦大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夏宁邵1995年来到厦门,亲眼见证并深度参与厦门市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图为夏宁邵教授带领团队进行科研攻关。(资料图)

从厦门走向世界的,不仅仅有“嘉庚号”。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厦大教授夏宁邵团队用了49天时间研制出全球首个总抗体检测试剂盒,在第一时间应用于国内外疫情防控工作。迄今为止,厦大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已在全球7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疫情防控中得到大量应用,在丹麦、荷兰、奥地利、比利时、捷克等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多次各国新冠病毒抗体试剂性能对比中均得到最优评价,甚至被比利时权威媒体比喻为新冠病毒试剂中的“劳斯莱斯”,成为中国以高品质科技产品助力全球抗疫的杰出代表。

如果说过去几十年里,厦门大学和厦门有着“生于斯、长于斯”的校地情缘,那么,从某种意义上,厦大马来西亚分校、“嘉庚号”科考船、厦大科学家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等带给人们的启示是,厦大和厦门已经是相依而行走向世界,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共生共荣,与有荣焉。

自强不息,止于至善。

厦门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出品

记者:江曙曜 许若鲲 蔡志成 佘峥 图片来源于厦门日报图片中心

编辑:罗小州 审核:杨佳音

厦门日报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厦大校友:重磅信息发布!与你有关→→

今天,厦门解放71周年!这些记忆永不能忘

定了!厦门1小时直达福州!时间就在……

标星 置顶厦门日报

一秒找到日报君▼

厦门日报社微信矩阵▼

扫描二维码下载

厦门日报社App“潮前智媒”

轻松玩转黑科技

一键get最潮新闻&服务▼

本文:鹭江深且长 南强绽芳华——厦门大学和厦门的百年校地情缘,来源:厦门日报。

©2020 福建今日新鲜事 e993.com 联系我们